........ 灾后心理重建原则:每个人都扮演好原来的角色
 
咨询模式 笑脑简介
咨询须知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强迫症_社交恐惧怖症治疗_强迫症的自我治疗 >> 原创 >> 心理资讯 >> 正文
灾后心理重建原则:每个人都扮演好原来的角色
来源:  笑脑网转载      更新日期:  2009-1-2 12:45:32

     笑脑,医学背景,从小就深受强迫症社交恐怖症焦虑症等神经症困扰15年之久,康复之前曾经去过当地各大医院及外省医院,服了各种药物、找了无数专家,结果还自感痛苦不堪,无奈之下,决定通过自救来拯救自己,最终走出神经症泥潭。现是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全身心终身从事心理咨询事业,累积咨询经验5000咨询时。以毕生有限的力量争取协助更多的神经症朋友痊愈!走向光明!
[时间]:2008-6-11 17:24:53 [作者]: [访问]:346 [发布者]:
    

    前台湾中国辅导学会会长金树人,曾主持参加了台湾9.21大地震心理重建工作

    来源:搜狐嘉宾访谈

    灾后心理重建原则:每个人都扮演好原来的角色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嘉宾访谈间,今天特别有幸请到作为前台湾中国辅导学会会长,曾经主持参与了台湾9.21大地震心理重建工作的金树人教授,今天请金教授跟我们一起聊聊震后心理重建问题,相信会对汶川心理重建有很大的指导和帮助。金教授这次特别改变行程来北京谈这个话题,特别感谢金教授。首先问一下9.21地震后,台湾多长时间以后,心理学界开始组织心理重建工作?

      金树人:台湾9.21发生的时候,是1999年,发生的时间是晚上1点多,我们都没有想到灾情那么严重,也是到了第二天早上陆陆续续听到报道之后才知道地震那么严重。在台湾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们几乎在第二天回到工作岗位之后,就开始思考该怎么做。因为过去来讲,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经验,基本上心理学界分了几批人,有的是从北部地区往中部走,因为最严重是在中部灾区,就像四川汶川这个地方发生了,我们北京也有一些心理学家下去,都是第二天、第三天就到灾区去了。

       主持人:这次差不多是一周以后才进入,您觉得这个时间会不会有点晚?

        金树人:因为有地理的原因,可能动员的情况不太一样。台湾地方小,到灾区大概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在这边有很多的准备工作。路也不通,状况也不太清楚,所以五六天也是正常的。
        主持人:当时您们是有统一的组织过去的,还是各个心理机构的老师们自己组织去的?
        金树人:开始的时候都是自己下去的,就是灾区那边的状况,通过网络系统,找到北部的朋友、老师或者是机构下去支援。政府部门有组织的动员比较晚。因为要了解状况怎么样,然后才开始组织。先开始救援,因为救人是最重要的。接下来的工作比方说在台湾的心理学界,台大有一些教授整个组织集团下去。在北部地区,我那个时候负责主要是北部地区的学校系统,那个时候台北地区有好几栋大楼,还有灾区的小孩子必须到北部来就读,那个时候在北区成立了教育心理救援中心,在最严重的地区成立心理中心,那个地区是由政府组织的。
       主持人:您后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您也描述当时的状况其实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当时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大概是什么样的?
       金树人:我在北部地区,最严重的是我们那边教育中心大楼,那是12层、13层,那个大楼最后变成只有三层、四层,整个屋子要塌下来,楼层和楼层像压饼一样,这里有很多孩子和灾民都压在下面。我进去的工作场地最主要是在那栋大楼的学校,那边有一所小学,有一所中学,小学跟中学有同学压在里面,因为那个时候整个都很慌,你想想一个教室里三个同学不见了,五个同学不见了,老师该怎么处理,有的是跟灾民或者是罹难的孩子他们有亲属的关系,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学生应该怎么处理。
        金树人:那个时候跟系里有一个老师也是专门做危机处理,比较有经验,我们俩一起到学校去。我们学校调查,到底有多少学生。我们学校做了数字管理,到底有哪些学生是受了伤害的,他的伤害情况怎么样,有哪些医院。因为那个时候状况非常乱,这个学生不见了,到底在哪里,有的在医院,有的是不是在瓦砾堆里,那边救援正在处理,学校必须把状况理清楚,医院里有哪些,在医院要在医院处理,有些在现场处理。接下来的几天,包括陆续已经确定罹难,在教室里对其他的同学做心理工作。
       金树人:一排教室里,一排座椅里面有两个座位是空的,我们确知那两个孩子已经走了,怎么对其他的孩子做心理辅导工作。那个时候跟学校保持密切的联系,那个时候班主任也慌,不知道该怎么样,有的时候班主任自己是受灾户,要处理自己家里的事情,学校的事情必须要紧急处理,对罹难的孩子,那个时候做了一些很具体的做法,比如让小孩子自己去折纸鹤,怎么样在上面把他心里面想写的话写上去,用他们的习惯方式,用膜拜把它烧掉,类似有这样的仪式,让那些孩子至少心里比较安稳一些,空下来的位置怎么处理,也是大家一起讨论。有时候孩子想出的方法,我们都想象不到,一般以为空椅子拿走就算了,对孩子来讲,不是,他的同学永远见不到。该怎么处理,老师和同学一起商量,用他们想用的方式去处理。
       金树人:像这样工作,开始的时候要赶快走。还有一些用民俗的方式,台湾有一个习惯,叫"过火",就是点火从上面跳过去,就是处理的方式尽量用当地的方式,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做。那个时候这些方法,我们千万不能用专家的身份去,我们要跟当地的文化能够结合在一起,尤其是牵涉到死亡的一些遗孤,这些安抚很重要。那个时候我很感激那所学校的校长,因为他是学历史的,所以他对民俗的东西有很多经验,给很多好的经验,我们也很尊重他的建议,最主要是陪伴他们走过那一段。到现场的人,现场的人是专家,我们配合他们一起把事情做好。
  主持人:对座位的处理方式,小朋友怎么处理?
       金树人:每个班级的做法不一样,有的人说我们要留着,至少我们觉得他跟我们还一起在上课。可是有些班级处理的不一样,他们觉得我们会害怕,说七七四十九天,留着他们陪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用其他的仪式把椅子拿出去,每个班级的情况不一样。
        主持人:这个讨论的过程,让班里的同学都接受这个事情。
        金树人:对,但是还是有一点,有少数的几位同学特别强调,要特别注意。有的时候可能前一天我跟你吵架了,第二天你就不见了,他会觉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走了,那个心情是很复杂的。每个班级的状况不一样,班主任要特别注意,那个时间有没有特殊的,小朋友之间有不同生活经验,发生一些事情。那个可能就要个别地来处理。
       主持人:看这些小朋友的表现有没有很特别的,跟他沟通。在灾区的时候,主要会有哪些问题摆在面前,一个是小朋友的心情状况和当地的民俗要结合起来,还有什么情况,或者哪些后来发现的误区?
       金树人:每个人有原来的角色,把那个角色扮演好,就很重要,你原来是做校长,你原来是当老师的,你原来在那里是公安的,把原来的事情做好,现场发生的事情,那个状况一定是很乱的,有的时候又希望能够超过自己原来的角色去扮演救人的角色。所谓救人,有些地方是需要专业的,现场的工作很多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处理。即使我们不是学心理的,见到现场,见到不同孩子的状况,有时候我们是慌乱。举个例子,我们跟学生到另外一所大的旅馆,那个旅馆就是那栋大楼的家属他们逃出来,就给他们安置在一所医院。我们觉得心理上的问题处理很重要,进去的时候,我们训练学生第一步该做什么,第二步该做什么。发现进去之后完全不能做,那些家属在忙他们要做的一些事情,要联络这个,要通知那个,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怎么帮他找应急,怎么去打电话,要联络哪里。
        金树人:那个就得大概三天、四天,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你就会发现灾民就在那里发呆,开始觉得你家里人罹难了,你应该难过,看不出来,太巨大了,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真正事情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四天过去了,很多事情沉淀下来,发现他不讲话了,就发呆,有时候有一个人呆在那里。幸亏前面那段时间我们的学生就陪着,你要做什么就帮你做什么,尽量去满足他们的需要,等到他晚上12点睡不着觉,从房间里出来,到厅里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我们学生坐在他那里跟他聊。可是这种干预的方式,我们课堂上从来没有教过,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可是在现场就可以学,随时视现场的状况,要调整自己的做法。
        金树人:心理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我们必须在灾民的需要上面,看到我们的责任,而不是在我的需要上面,看他们需要什么,他们配合我们,那这就不对了,就差太多了。这个过程中真得有太多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主持人:现在灾区会有很多小孩子完全拒绝说话,可能因为心理专家们差不多在一周以后进入的,在他们完全不说话的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
        金树人:不说话的时候,陪伴很重要,他不说话状况有很多种,有的是惊吓过度,因为人在过度惊吓情况下,会有一个麻木的现象,不知道做什么,也不知道不该做什么,他人是在盲目的状况,那是正常的反映。在这个时间过去了,他愿意谈的时候才能够谈。再碰到这种情形最好是陪伴,旁边一定有人,让他知道旁边有人在,也不用做什么,那个陪伴很重要。那个时候他所需要就是自己静静的坐在那个地方就可以了。
      金树人:前面的阶段陪伴非常重要,关系的建立有的时候不是来自于语言,他只要看到常常在他旁边出现的大哥哥,大姐姐,而且是固定的人,他真的有需要的时候,他会去找或者他的情绪可以出来的时候,他有一个肩膀可以靠,可以立即找到这个人,最怕是今天这个,明天又换那个,后天又换另外一个人,不知道可以依靠在哪个地方。一个人在家里,我知道我爸爸是谁,我妈妈是谁,可是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有了,关系都切断了,他找不到人。
       金树人:我们从灾区回来,回到现场,我们有一个深刻的感觉,长期的照顾,长期的陪伴,超过任何物质的支援。有很多团体在台湾,有的时候太过热情,我们也知道后续的工作更重要,常常礼拜六、礼拜天都有团体,有的是宗教团体,有的是职工团体,都会到灾区陪伴那些孩子,可是顶多两天,两天完了之后,他们又回去了,小孩子好高兴看到大哥哥,大姐姐来了,陪了两天又不见了,下个礼拜又是一群人来,又是不认识的人来。希望在这里提出一个呼吁,让那些孩子,每个孩子都有固定的人员。
        主持人:或者在人员不够的情况,比如有四五个孩子经常在一起,有一个人经常跟他们在一起?
        金树人:这样也可以,让他眼睛看得到的地方,他想要的,他想要帮助的,甚至在陌生情况下都没关系,就固定那几个人,他知道他心理上可以托付,需要的时候可以托付给这个哥哥、姐姐,就可以。
        主持人:会不会有另外一个问题,当他和这个人建立信任和依赖以后,那些志愿者,他们有一天会离开,会不会在心理上造成另外一次创伤?
        金树人:离开通常有一个处理的过程,假如我跟我帮忙的对象相处一段时间,可是我还要回去工作、念书,把这段时间切除出来,让孩子慢慢知道,我什么时候要离开,给他一个时间缓冲,让他心里有准备,我的离开替代的会是谁,其他有哪一些包括叔叔或者当地的机构接手,中间有一个重叠的时间,不要让他很突然。
        主持人:来救援的志愿者会应该留联系方式给灾区的小朋友吗?
        金树人:在长期陪伴过程中,我觉得你要鼓励灾区的孩子生活要恢复正常,我们也要回到我们的地方,恢复正常。在陪伴的过程中,要不要把联络方式让灾区的孩子知道,不要把两个生活搞在一起,对我们志愿人员的心理建设也是,我在当地的时候,我全心全意地投入,要结束那边的工作,回到我自己的工作现场,我也要试图把这两个东西切割,我知道这是很难。你一回去之后,画面会不断地出现。
        主持人:这边的叫法叫"二次污染"。
        金树人:我就找这个词,你在当地是那样的状况,你回到当地,那些东西会不断地侵袭你。刚才讲的也是一个提醒,离开那边之后,让自己回到当下,再回到自己的生活,这样你才有能量,否则你的心思被另外一部分,没有办法回到你的工作、生活中,这个对我们来讲也是需要做的一个心理工作。


相关文章
一例强迫症伴社交焦虑咨客的
一例焦虑症的全程康复咨询反
明心老师强神经症康复文章
福州:25%中小学生患心理
四分之一大学生有心理障碍
精神病患者举刀砍死医生
“生活方式癌”逼近中青年
专家称评价体系应改变 女性回
四分之一大学生有心理障碍
职场青年三成有心理健康问题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热点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普通文章好色有理:女人好色的…
    普通文章嫁给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普通文章女人的嘴巴决定男人一…
    普通文章女人骨子里都是“恋钱…
    普通文章盘点受公婆宠爱的十种…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固顶文章爱的讯号
    普通文章你们的爱情是否正消逝…
    普通文章吵架秘藉—你会吵架么
    普通文章如何处理和上司办公室…
    普通文章男人不爱女人的表现
      友情专栏
    普通文章人的一生:知音、知已、…普通文章很想去看海..
    普通文章朋友不是玻璃做的普通文章挚友如茶
    普通文章朋友之间的友情和距离普通文章只想陪你坐一坐
    普通文章朋友是用来麻烦的普通文章朋友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普通文章珍惜和亲人在一起的日…普通文章朋友是永恒的感动
    普通文章做永远的兄弟普通文章回忆,睡在我上铺的兄…
    普通文章朋友,我想你了普通文章做人75法则
    普通文章友谊的双桨需要我们和…普通文章夏洛的网——不像童话…
    普通文章挚友如茶普通文章论友谊
    普通文章朋友之间的友情和距离普通文章只想陪你坐一坐
      生育避孕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固顶文章婚姻就是嫁给习惯和性…
    固顶文章一个家庭妇男的幸福生…
    普通文章娶媳妇却如此对待婆婆
    普通文章当爱成为一种本能
    普通文章哥哥的糖葫芦
      情感文章

    爱是一种习惯

    夏日准妈妈如何吃…

    婚姻就是嫁给习惯…

    一个家庭妇男的幸…

    爱的讯号

    避孕中意外怀孕 该…

    适合女孩子追男朋…

    单身女生找男朋友…

    有女儿真好

     

    友情链接

     需要与笑脑网做友情链接的个人或者机构网站,请先把我站做好后,再点下面的申请,48小时内通过审核!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强迫症援助站中国强迫症联盟笑脑心理咨询孟刚心理咨询强迫症治疗深圳催眠网强迫症家园无锡心理咨询西安心理咨询师深圳心理咨询
    北京心理咨询中启咨询师培训广州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师南昌心理咨询长春心理网西安心理咨询信阳心理咨询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心理咨询 上海心理咨询 强迫症 强迫症咨询 强迫症治疗 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怖症 焦虑症 恐艾症 抑郁症 神经衰弱 强迫症康复案例 失眠症 惊恐障碍 心理讲座

     

     

     

    上海强迫症咨询|上海强迫症治疗|最好的上海强迫症治疗医院-上海笑脑强迫治疗中心
    地址:上海徐汇区龙漕路51弄金海大厦1楼 咨询电话:4000-648-168(免长途费)手机:13816842812 咨询QQ:138168428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笑脑强迫治疗中心 本站由鹊起科技优化与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