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钟庆芳老师微博 优酷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成功案例

笑脑医生:社交恐惧症痊愈过程中的一些重要因素

    2014-07-31  浏览次数:600

 

 

 

 

 

 

今天抽空来与大家聊聊关于社交恐惧症康复的过程中一些重要因素,在我的个案治疗过程中除了强迫症的咨客,有一半以上是社交恐惧症的案例,他们的痛苦有时感觉到比强迫症症状还要重,当然这与他们的主观夸大甚至主观虚构是有关系的,如这些朋友他们走在人群中会感觉到别人会注视着他,并且感觉到别人会看到自己的不自然,甚至会因为自己的一种行为而影响了别人,总之别人的一些行为对于他们来说都跟自己有关,甚至是因自己引起的,这样的描述他们到了医院精神科,部分没有深入问明白的医生会以为是妄想症状,甚至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什么,在我的个案中有过这样的情况发生,而深入详细了解后发现社交恐惧症这样的妄想症状与精神分裂症肯定是不一样。从ccmd-3对社交恐惧症的分类他是属于恐惧症小类,而恐惧症是神经质的亚型,他们的自知力相对较完整,有求治欲望。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对这两种情况应很好鉴别诊断,而当确定是社交恐惧症了,在心理治疗过程要有哪些重要的因素,下面笑脑就来与大家一起交流下。

 

一,把一开始正常的反应当成不正常了

 

笑脑从大量的社交恐惧症个案中发现大多数社恐朋友在一开始症状发生时,他们有一个特点就是把正常的反应当成不正常了,如我的一个个案,有一次在初中的课堂上,她自己因太累了,趴在课桌上睡着了,然后老师叫她回答问题还没有醒,于是这位男老师就走近她的课桌,这时同桌把她叫醒了,说老师来了,听到后马上把头抬起来,刚好老师也来了,看到这位男老师的下身,当时她自己感觉到马上脸红了,感觉到自己怎么能看老师这个部位。通过这次的偶然因素,最后发展到不敢注视异性的下身,甚至与异性交流时连腹部下面都要注意不能看到了,有的发展到后来见到异性都紧张焦虑,最后因这样的症状而回避异性。

 
图:钟老师与日本森田疗法理事长中村敬教授

 

 

我们从这样的案例中看到,一开始老师来了,因距离与位置的关系,看到男老师下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她却认为自己不该看,感觉到自己下流等不好的行为,正因为这样的想法使症状不断的强化与固着下来,有不少人还出现症状的泛化,如一开始是对仅对异生产生回避,发展到后来对同性,甚至小孩子都会出现症状,产生回避行为,最后让当事人不得不寻找心理专业人士的帮助。

 

有朋友会问了,既然把原来正常的想法当成不正确了,那治疗的过程中告诉对方这是正常的情况不就可以了,如果这样子那就太简单了,而事实在治疗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社恐朋友后来在成长或者社会化的过程中也明白这样的道理,可是在现实中一遇到这样的情景时那是她们已经无法控制的, 最后被症状牵着鼻子走了。这也是很多社恐的朋友道理懂,但就是做不到的主要原因。那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请详细看下面第二点。

 

二,切断现有错误的条件反射并建立新的正确的条件反射

 

这条在社恐的实际治疗过程非常重要,关系到康复,对于社交恐惧症的朋友来说,特别是来到笑脑机构做治疗的朋友,他们通常早已对自己的情况很了银了,很多人已经看过多家医院或者多家心理机构了,不管是对社恐的理论,还是对自己的情况已经很了解,只是明白了很多道理,而在实际过程中并没有对自己产生革命性的进步,不然我想也不会来我们机构做系统的心理治疗了。这里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笑脑来列举一个案例,如我的一个叫小刘的咨客,女生,32岁,主要症状是不敢看异性的下身部分,每当一家人在餐桌上吃饭时,因与公婆住在一起,这时小刘就非常的焦虑与紧张,担心自己的视线看到公公的下半身了,然后想到自己不该这样子,感觉到一个女人怎么能看公公的下半身呢?越想越关注,越关注注意力就越在上面,最后一餐饭吃下来,感觉到没有吃到饭菜的味道。而在单位小刘与领导在一起也是这样的情况,担心自己的视线看到领导的下半身上,然后会想到自己是一个“下流”的女人,因此每次与领导在一起时,自己就非常的紧张和害怕,怕自己这样的行为被对方发现。

 

面对这样的咨客,我想要是按森田的理论,首先要让小刘带症这样的症状去生活,允许这样的症状存在,然后打破精神交互作用,最后让当事人为所当为,不去关注这样的症状本身,从而来让当事人摆脱症状的困扰。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有一部分社恐的朋友深刻明白森田的思想时,确实很快就能从症状中走出来,而还有很多为什么明白了,知道了森田而没有走出来呢?这里面笑脑曾经做过分析与研究,从案例中发现很多人说自己看了森田疗法,明白森田疗法,而进一步问下去,发现他们把森田疗法理银不到位,甚至曲解森田疗法的本意了,如有的社恐朋友说,森田疗法就是让我什么也不去管,去生活,可是我生活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痛苦呢?为什么生活了症状还是有呢?而进一步问,原来他是把“生活”也当成一种治疗社恐的方法了,这明显不是森田疗法的意思。还有社恐的朋友,当症状来时,一直默念我要“顺其自然”,我要“顺琪自然”,最后越念越痛苦,越念越难受,从而得出一个结论,森田疗法没有用,而这情部况同样当事人把“顺其自然”也当成治疗方法了,最后发现并没有从症状中走出来,反而多了一个症状,那就是多了一个“顺其自然”这个症状。
 

 

 

                                         图:钟老师与与中国森田疗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路英智教授

 

而在本条因素实施之前,当事人要明白真正森田疗法的核心思想,可以参考笑脑写的森田疗法文章,在这里就不具体说了。当社恐朋友明白森田疗法的核心思想后,然后让他在实践中去实践,通过这样的实践来巩固理论,让其真正明白森田思想的魅力,而对于把森田思想弄透的,实践强的社恐朋友,快的一个月不到这个症状就完全可以走出来,然后后面可以继续巩固来慢慢陶冶性格,因森田的思想说神经质症的人发病因素是疑病素质,最终通过完善当事人的性格来达到彻底治愈的目的。

 

我们再回到第二条, 上面信息说的对于一部分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而大多数社恐朋友是不能做到的,因正如前面说到他们在症状来是已经被症状牵着鼻之走了,自己无法选择与掌控,这也是大多数社恐朋友的问题。

 

那要怎么做呢?这笑脑在对于社恐的治疗过程中已经很早就发现这个问题,因此这时对于很多朋友不能做到时,或者难做到时,可以配合其他疗法,而在我们机构的系统心理治疗时,我们在这个模块把“意象对话”与“催眠疗法”整合进来,而一开始是让社恐朋友在中度催眠状态里面做对症状的森田思想植入,把当事人过去那种对症状错误的处理方式用正确的处理方式来替换,在催眠状态下做到后,然后再过渡到现实生活中去做,这样做起来就简单得多了,同时咨询结束后治疗师会布置作业,让当事人回去做练习,以加速康复的进度。

 

在治疗过程中,当事人遇到如焦虑、抑郁较重时,治疗师可用意象对话技术先处理这块,等情绪得到改善后再做这个模块的治疗,效果更佳。

 

 

三,深刻领悟恐惧的背后是有欲望

 

 

这条弄明白后对于社恐朋友对自己症状的本质更好的了解,从而为日后自我调节打下了良好的理论基础。社恐的朋友如见到漂亮的女孩子就紧张,就害怕,发展到后来就回避不见女孩子了,看不去好像社恐的朋友怕美女,而事实刚好相反,是他们因想得到美女了,想得到美女是他们的欲望,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欲望他们才有恐惧,这种恐惧是害怕自己得不到,于是就担心自己在美女面前会不会有什么不自然啊,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行为让对方看到了,而这点在笑脑的社恐个案中也会有很多以这样的方式表现,如约会时紧张,在咨询过程中分析下来得出结论是太想得到对方了,太喜欢对方了,在约会的过程中所自己表现不好而失去对方,因此有了怕失去这样的恐惧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因太想得到对方的欲望造成的,我这样说社恐的朋友现在可以思考一下,你自己恐惧的背后一定是有一个欲望在支撑着你的。而在心理治疗过程中治疗师要帮你分析欲望与恐惧的关系,要把不合理的欲望变成合理的,最后化解内心的恐惧。

 

 

 
                                                             图:钟老师与曾北大六院院长崔玉华教授

 

四,性格的成长与完善

 

这条我想不用多说了,对于社恐也好,强迫也好,是痊愈过程中必然要做的功课,而在这个模块森田疗法本身的思想也是可以让当事人的性格做一些陶冶,如果再结合精神分析效果就更好了,从笑脑机构对3000多例神经症案例的分析与研究,这些案例有多个国家,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性别,不同的文化背景等,得出他们性格过程中有很多是具有自恋的成份,这样自恋通常与自卑,甚至自负是一起的,这时对于神经症的系统治疗在中后期导入现代精神分析,如客体关系与自体心理学来治疗,对个案的性格成长与完善起到极大的帮助,这部分可能在国内很多咨客们支付不起长程精神分析的费用。

 

 

 

图:钟老师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前任院长王祖成教授

 

 

五,治疗师榜样的力量与示范作用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对于社恐的治疗也是适用,记得在08年我在上海带一位20多年社恐的朋友去脱敏,他叫小何,我在脱敏之前与他交流了很多理论,而这次由我带他去实践,他本来是不愿意出来,其实是不敢出来,因症状的原因。他已经35岁了,一直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在上海火车站,也是我与他出来实践约定的地点,因火车站人多,按我们约定的训练计划,当看到一位女孩向他走过来时,他的愿望,甚至他做梦都想主动与对方搭讪,而面对现实中女孩来了,他又不敢去了,找了一个叫“这个女孩走得太快,可能有事”的借口而没有去搭讪。

 

而接着又有一个女孩来了,让他去搭讪,他又没有去,这回是的借口是:这女孩身边有男朋友,不能去。

 

 

最后,又有一个女孩在他后面走过来,我说赶紧抓住机会,见他还是没有去,我问了这回是什么借口呢?他笑了笑说:我还是想从对面走过来的女孩搭讪。。。。。。

 

说到这,我想很多社恐的朋友们是不是有这样的同感呢?

 

接着我对他说,我自己曾经也是15年社交恐惧症病人,你这样的情况曾经我也遇到过,是需要勇气的,且是瞬间的勇气,越等你会越恐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头脑简单向前冲。

 

然后我对他说,你可以要求我在“任何时间和何时地点对任何人说任何话”这种理论曾经只是对远程咨询过程说的话,既然说了我就要以身作则,我说他马上下达指令。

 

 

“就在你旁边这个女孩子,红色衣服的”他说。

 

“这位美女你好,问一下从这里到上海南站怎么走?我迅速走过去开门见山问。

 

”一号线就可以了“女孩说。

”约多少时间到“ 我追问。

”不到30分钟“女孩回答。

最后感谢离开。

 

当我转身是发现我的咨客小何已经离我有10之远了,我问到他怎么离这么远,他说:他看到你们聊在旁边有点紧张和焦虑。

 

他这样说,我是早已预料之中,对于社恐朋友们,他们自己不敢去做,当我做示范时他也感觉到焦虑与紧张,因此为了安全走远远的,经过我对他们的了解是他们因怕我搭讪失败了,要是他在我旁边会影响到他的,这是很多社恐朋友内心真实的想法。

 

为了让这种榜样的力量发挥到更好,我再次主动与刚才有男朋友的女孩搭讪起来,因这也是我的咨客因有男朋友在身边不敢去的那个女孩,经过搭讪了解后发现这个男孩子并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他的同学,他们是从外地一帮同学来上海旅游的,在火车站等另外两名同学,他还主动问到我上海有什么好玩的项目,这时我马上让我的咨客小何过来,同时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他是上海本地人,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可以与他直接交流,这时小何看到小何内心紧张起来,当下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我与他之间一种肢体语言,是催眠过程中一种正面能量的指令,当我拍了小何的肩膀时,他马上接受到这样的指令,瞬间讲话的语气和声音都与刚才明显不一样,声音洪亮,紧张的感觉也慢慢没有了,在这中间我让他们两当着小何的南说明一下他们的关系,小何认识到刚才因不敢去搭讪是因为认为他们是情侣关系,而实际他们并不是情侣关系,而是来一起旅游的同学关系,这次再次让小何认识到自己的主观性,最后让小何与他们交换了QQ号码同时道别离开了。

 

接着我与他走到附近一家上岛咖啡店,包了一个小包聊起来,在交流过程中,问他感觉怎么样时,他说这次咨询师的亲自示范对他有很大的启发,感觉到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把自己给限制了,而在做行动的那一刻内心是充满很多恐惧与担心,明白了这种担心多是主观性认为,主观夸大甚至是主观虚构的,同时说到事先的催眠指令起到了让自己瞬间突破恐惧的感觉,让自己能第一时间豁出去,最后能过实践行为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正面的成功体验,为后面的实践做好信心。

 

 

后来在咖啡店里当女服务员来到包间时,小何说到自己的困扰,说到自己不敢看对方的眼睛,这些理论我与小何在远程咨询过程中已经交流过,他也明白,今天在这个实践过程中他不敢去看,这时我请服务员帮个忙,大约占用她几分钟时间,服务员爽快地同意了。

 

我让小何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与咖啡店的服务员说一下,他对方是什么反应?

 

下面是他们之间的对话:

 

小何:你好,你感觉到我的视线是不是有问题?

服务员:没有啊。

小何:真的吗?我怕我的视线会伤害到你,因此我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怕看了后你会发现我在看你,然后对你有伤害。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服务员:(服务员先看了看我,感觉到莫名其妙地对小何说)我没有感觉到你在伤害我啊,也没有发现你有什么问题啊。

 

笑脑治疗师:请这位美女重复刚才的话。

 

服务员:我没有感觉到你在伤害我啊,也没有发现你有什么问题啊。(重复)

 

小何:谢谢你啊!(小何对服务员说)

 

 

接着我让小何把在咨询过程中的催眠正面的能量用在这次的实践当中,让小何的视线从一边慢慢移向服务员的眼睛,当焦虑难受时,通过我在催眠过程中的指令下达让小何进入“安全岛”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把森田思想中的接受症状导入,这时小何眼睛与服务员的眼睛对视有三分钟时间,最后服务员都不好意思笑了笑停上了这次的训练。

 

我向服务员表示感谢,并让她先忙去。

 

这时我再与小何交流刚才训练的内容,小何感觉到这次是一种很大的突破,自己从来都不敢想像与女孩子这样的对视,当时虽然很紧张,很难受,我想起老师在催眠过程那种美好的场面及森田的思想,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我什么也不怕了,有种把自己真的豁出去的感觉,最后想不到坚持了三分钟时间。

 

我对小何鼓励地说,是啊,这次你表现得非常好,刚才并不是你主动把视线离开,而是对方,那个女孩子先不好意思了离开了视线,当我这样说时小何自信地笑了笑。

 

 

 

时间关系,先写这几点,有时间再写写,还有其他的重要因素请继续关注笑脑网。

 

笑脑医生

2013814

 

图: 左起:北大六院曾院长崔玉华教授,芜湖二院心理科李江波教授,日本森田疗法学会理事长中村敬教授,钟庆芳,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前院长王袓成教授,王教授的学生。



 

上一篇: 严重强迫症最好的治疗方案

下一篇:没有了!

公司地址:上海徐汇区龙漕路51弄金海大厦1楼   分支机构地址
咨询电话:400-060-8825(免长途费) 手机号码:13816842812 咨询QQ:138168428   35713379
笑脑机构治疗范围:强迫症 社交恐惧症 版权所有:太和县笑脑心理咨询部 皖ICP备16004222号-1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AM9.00-12.00
PM14.00-17:00
PM19.00-21.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