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钟庆芳老师微博 优酷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成功案例

强迫症康复案例:一例13年严重强迫症康复者自述(一)

    2023-01-03  浏览次数:1539

因为平日工作时间忙的原因,所以写康复报告的日子是一拖再拖,从2021年的11月份,一直等到今天春节放假,算是有空了,也终于静得下心来,今天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正月初一,新的一年万物更新,期望抛弃过去所有的心魔和烦恼,迎接美好幸福的生活。随着虎年脚步声的到来,也就开始了我的故事。

先来介绍一下我的一些基本情况吧。我出生在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农村家庭,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小时候(8岁之前)的事情能够记得的已经为数不多了。后来我长大了才从亲戚和邻居的口中得知,父亲在我三岁那年因为一场怪病走的非常突然,母亲因为家中没有劳力,承受不了一家人生活的重负,在父亲去世大概一年后带着妹妹改嫁他人。

从小自己是跟着奶奶一起长大的,奶奶在忍受丧子之痛后一直视我为家中的希望,也就十分宠爱我这个孙子,小时候过得无忧无虑,没有什么烦恼。8岁那年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日子,突然有一天奶奶被大伯和姑姑们用稻草打铺盖睡在家中堂屋中,我也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只到最后奶奶快断气的那一刻,大伯叫我和堂兄来到奶奶身边,奶奶拉着我和堂兄的手依依不舍的看着我们,嘴里面却说不出一句话。

奶奶去世后我就跟着大伯还有堂兄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大伯一家也没有把我当外人,所以也还吃得饱穿得暖。而且什么家庭劳动之类的活也没让我干。可以说整个小学时代的生活,对我来讲还是十分幸福快乐的,而且心理是十分健康乐观的,尤其是上了小学六年级我是班里面的卫生委员,在班里面很是威风,同学们都得听我的,生怕得罪我,这让我没有感觉到自己跟其他同学,在家庭方面有一点点差别。

这种日子直到小学毕业9月1日开始报名上初中才被打破,因为经济贫困再加上自己的家庭特殊情况,大伯带着我去找村委会领导、镇上教育部门领导争取减免学杂费,然后又到学校找到班主任递交介绍信,折腾一天下来减免了一半大伯还得交一半,人生第一次感觉到好像丢了面子。

上了中学在校住读,周六周日才回家,第一周放学后满心欢喜的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和一家人分享自己不一样的新学校生活,大伯就吩咐我去放牛,放完牛吃过午饭又吩咐我干农活,大伯是个心地十分善良但同时脾气也是十分暴躁的一个人,由于自己从小到大基本上没干过什么农活,一到农田啥事干不好,大伯就没什么耐心了,发了好大的脾气,给我一顿臭骂叫我滚蛋,这也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大伯不一样的一面,也着实让我从心里上感到一丝丝害怕。好在伯母的脾气还挺好,基本上有什么我都和她说。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基本上每次从学校回到家都有家务活让我干,可每次也干不好,总是惹得大伯生气发脾气,有时候气急了还动手打我说我太笨了,这让我和大伯的关系越来越疏远,确切的讲是害怕,每次只要是他交代我的事情,我心里面就会蹦蹦跳,担心干不好挨打挨骂。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姑姑在市里面开了个小商店,为了改善生活伯母带着堂兄去了市里帮助姑姑打理生意,剩下大伯在家务农,慢慢的我发现每次从学校回到家,都不敢和大伯单独相处心里面有莫名的紧张感,同时这个时候,好像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动手能力特别差,什么事也干不好,大伯交代的事情,我是尽量挑简单的事情干,难点的事情我就让他骂几句,然后不再让我干。再发展到后来,回家对自己来讲简直是个心理负担,每个周末我都非常厌烦回家,看着同学们都可以高高兴兴的回家,见到父母做好吃的饭菜,而我自己却。。。。。。

初三要根据初二下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来分快慢班,因为一系列的原因也就考的不理想,被分到慢班,慢班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成绩差的组成一个班。上初三了,成绩本来就不好的我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了,大伯知道我上了慢班对我也是失望透顶,记得有一次周末回家,大伯让我去菜地摘南瓜,我摘了个老南瓜,为此大伯非常生气,对我又是打又是骂,吃过午饭后我流着泪,非常委屈的说要去学校,甚至想过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家了。

这之后每逢周末不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都会到亲戚家去,再到后来,因为没回家找大伯要生活费的原因,我开始学会了偷同学的饭菜票,有时也会觉着不好,但是为了裹腹也只能先这样,渐渐的养成了一些偷盗的坏习惯,拿一些我喜欢的同学的东西,可能还是胆子小的原因,每做一次这样的坏事,我就会害怕心虚并告诉自己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真是做坏事就会有坏报应,有一次我拿着学校宿舍的(自己配好的)钥匙准备开门进去换鞋,刚好被政教处主任看到,误认为我是要进去偷东西,然后被带到办公室盘问,并说如果不老实交代的话就把我送到派出所,其实这次我真的不是进去偷东西,这真是个巧合,因为为了可以进宿舍换拿鞋方便,同班同学好几个人配有大门钥匙,只是知道的人不多,偏偏这次我倒霉把我给抓到了,又偏偏我之前确实也有过这样的一类小偷小摸的行为,于是在政教处领导的心理攻击和恐吓之下,我很快的把自己半年来的所作所为全部一一交代,学校让我写了一份书面检讨和保证书并让我回家找家长,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哪敢回家找大伯,无奈之下我厚着脸皮,找到了在村里当干部的叔叔(父亲的堂弟)去了学校,老师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叔叔,然后让他对我加强教育,我还是继续上课读书。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突然有一天,学校发了一份关于我的处分征求意见,大概内容就是关于我的事情,在全校各班级做了一个通报,然后让每个班级拿一个处分意见出来,这份通告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的灾难性消息,这让我丢尽了颜面,以后还怎么在别人面前抬起头做人。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本来先前说好了,鉴于我的特殊家庭情况,只要我老实交代这件事就会替我保密,现在却发展到这么坏的结果。这对于一个当时只有14岁孩子的心灵,无疑是一个创伤性的伤害,也为我后来的神经症埋下深深的伏笔。

事情发生后我坐在座位上低着头默默无语了好几天,甚至是哭了几天,不想出教室门也不太好意思出教室门,只是心里面觉着好丢人,暗自在心里面发誓,这辈子过得再穷再苦,哪怕是饿死也不要去干偷盗之类的事。等了好几天也没见学校方面有什么动静,同学们也没有为此取笑,心情也就平静了下来,好在这个时候还有几个玩得要好的同学会过来安慰下我,并给我帮助点生活费 ,刚好赶上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要中考,时间一长也就慢慢把注意力分散到学习上去了。(未完)

注明:案例征得咨询者的书面同意,愿意公开发表,为了保护案例隐私做了专业伦理技术处理。

公司地址:上海徐汇区龙漕路51弄金海大厦1楼   分支机构地址
咨询电话:400-060-8825(免长途费) 手机号码:13816842812 咨询QQ:138168428   35713379
笑脑机构治疗范围:强迫症 社交恐惧症 版权所有:笑脑心理咨询部 皖ICP备16004222号-1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AM9.00-12.00
PM14.00-17:00
PM19.00-21.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