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钟庆芳老师微博 优酷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成功案例

强迫症康复者案例:一例13年严重强迫症康复者自述(二)

    2023-01-05  浏览次数:1501

中考分数出来了非常不理想,只收到了几张中专技校类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大伯肯定是不愿意拿钱出来让我读书了,于是姑姑拜托熟人介绍让我去学汽修,干了一个星期,师傅嫌我太瘦年纪太小,再加上动手能力差,于是我又回到老家。

姑姑问我还想不想上学,此时我已经感到很迷茫了,除了上学也不知道该干点啥好了,新学期开始了,我如愿以偿上了技校,学费是姑姑找学校领导减免了部分,剩下的由姑姑帮忙凑的,新学校新同学,一切感觉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美好,连座位都调到和班花一起,可惜好景不长,在一堂班会上班主任老师把我的家庭情况告诉了全班同学,这让我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打击,瞬间产生了自卑感,和旁坐的美女同学都不太好意思说话了。

现在回想起当年自己的自尊心还是挺重的,本应该化贫困为力量加倍努力好好学习,但是自己却把家庭条件作为了一个思想包袱,从而影响了学习和生活,接下来的周末是不用回老家跟大伯相处了,但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周末需要帮姑姑看店,卖小学初中学生的玩具零食,姑姑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脾气还特别急躁,这个是亲戚们公认的,可能自己不属于聪明伶俐类的孩子,导致每次做事有一点不如她意,就会被骂被吼,只是和大伯比较起来不会动手打,渐渐的我厌倦了这种生活选择了逃避,由于技校周末放假,有些同学家里住在乡镇比较远可以选择不回家,于是我找各种理由跟姑姑讲学校有事情周末不回家,实在是全校放假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回去,但和姑姑相处下来基本上也是小心翼翼,害怕做错事被骂,甚至是和她单独两个人相处就会产生紧张感。

两年的技校生活过得非常快,毕业后学校要组织我们到苏州进厂上班,当得知这一消息后我就像被从笼子里面放出来的小鸟一样,终于解脱自由了,可以自己挣钱了,不用周末和大伯姑姑相处了,只记得要走的那一天姑姑对我特别好,给我路费生活费,叮嘱我在外面要注意安全,满怀希望的要我好好干,现在想起来真是非常的愧疚,想报答她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17年元旦姑姑已经离世)。

和同学们到了苏州后工作没有我想象中的顺心,经过几轮面试挑选后,剩下几个没被选中的同学,中介公司就随便找了一家电子厂让我们上班,就这样开启了我漫长的人生打工之路,入职的这家公司工资好低,而且管理也不正规,可能是在家穷怕了又或者是实现了金钱人生自由,想想在家里的那个感觉,于是就坚持了下来,这期间没有给家里人打过一个电话,因为我根本不想念他们,没有家人这个概念了,上班就老老实实上班,放假的时候就到处和老乡们到处去玩。

有一次和同宿舍的一个老乡在一起玩,被他无意间用镜子把脸刮了一道口子,当时还去医院缝了针,本来在意外貌的自己心里更加难受,躺在宿舍休息了一个星期想了好多,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的自卑心越来越重,孤儿、名字不好听、脸上和身上的皮肤黑一块白一块,上中学在学校受了处分,人又笨脑袋不灵活,动手能力特别差,现在脸上又多了一块疤痕,好像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残疾人,没有人比我的命运更悲催,越想越难受 。

一个月后我离开了这家公司和表哥在外面找了一个月的工作,最终也没找到一家如意的公司上班,身上的钱也所剩不多,于是在外出打工一年后回了老家,这次回家我没有联系大伯和姑姑,直接去了小姨家,当时我已无脸回家,最后还是大伯听别人说我回家了,亲自到小姨家去接我,看得出来大伯还是关心我的,回到老家玩了几天,实在觉着没意思,就又跟大伯讲我要去苏州打工,大伯也没反对。

这次去苏州我的心里面完全是黑的,没有一点目标,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但是不去又不知道该怎么弄,还是硬着头皮上了火车,只能去了再找工作,感觉人越是倒霉的时候就越倒霉,火车到站了,我是车厢里面最后一个下车的乘客,皮箱放在上层拿不到,我就踩在座位上面拿,这时被火车上的执勤人员看到了,说要罚款,当时可把我吓坏了,交了罚款走出火车站,身上就剩不到二十元钱了,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坐车没钱,食宿没钱,手机没有,大伯姑姑没有手机也没有固话,我在火车站广场找了个地方把行李放下。

那个时候火车站治安非常乱,不时有人上来问需要住旅社不,最害怕的就是有社会混混来问小兄弟要不要出来跟哥一起,遇到这样的人我就换个地方坐,但是总会被派出所民警驱赶,到了中午我猛的想到了前几天回老家听说有一个亲戚这段时间在苏州出差,于是找了个公话亭试着给这个亲戚的爱人打了个电话 ,刚好亲戚在苏州,不过需要等到晚上才可以来接我,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就这样我在这边等了一天,一直到晚上也没等着这个亲戚。

天色越来越晚广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一天下来没喝水没吃饭,我的心里万分焦急,但是还是抱着一线期望,最终我被一个山东的拉客阿姨说动了心,她说她的儿子和我一样大,可以带我先住旅社,然后给家里的亲人打电话寄钱过来,精疲力尽的我也没有其它办法了,就跟着阿姨去了旅社,给亲戚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在什么地方让他明天来这里接我,总算可以躺下来安心的睡下了,第二天亲戚来到了我住的地方帮我付了房费,又给我50元车费,简单的交流几句就走了。

我买了车票去到早在一个多月前就知道的一家工厂,进厂时我记得身上就还有不到10元钱,这次的遭遇真是会让人终生难忘,有时会想,那次如果不是亲戚的出手相助,自己会不会去跟着混社会抓进了看守所,这之后我就一直在苏州的工厂里面上班,一上就是6年多,期间换了几家工厂,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什么斗志,基本上也是仓库、物流、流水线之类的工作,过得不好没挣到钱,也没谈女朋友,再加上小时候的不愉快相处,6年间没有联系过大伯和姑姑,慢慢的已经麻木了,后来从大伯口中得知我外出打工了无音讯,他们就当我已经死了,讲了这么多关于我的成长经历虽然没有跟症状有什么太大关系,但对于我后来症状的出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以还是花了部份时间精力把这些写出来。(未完)

注明:案例征得咨询者的书面同意,愿意公开发表,为了保护案例隐私做了专业伦理技术处理。

公司地址:上海徐汇区龙漕路51弄金海大厦1楼   分支机构地址
咨询电话:400-060-8825(免长途费) 手机号码:13816842812 咨询QQ:138168428   35713379
笑脑机构治疗范围:强迫症 社交恐惧症 版权所有:笑脑心理咨询部 皖ICP备16004222号-1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AM9.00-12.00
PM14.00-17:00
PM19.00-21.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