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钟庆芳老师微博 优酷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成功案例

强迫症康复者案例: 一例13年严重强迫症康复者自述(三)

    2023-01-07  浏览次数:1504

接下来就讲讲我的心理历程之路,和强迫思维相处差不多已经快13年了,这13年时间有5年时间算得上是康复的,还有8年时间是在饱受症状煎熬的日子中昏昏而度的,基本上每天心理上都是处在焦虑害怕担心难受之中。

最开始强迫思维出现的时候是在10年7月初,那时我还在苏州的一家工厂上班,因为公司安排的宿舍人太多,我就和两个好朋友在外面租房住,因为室友都是男生,所以也就没有装窗帘,有一次下了夜班,回到宿舍洗过澡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脑海中突然闯入了美女异性的一些念头,很快身体就发生了生理反应,由于一直没有谈女朋友的原因,这些年基本上都是靠手淫解决个人需求,于是趁室友熟睡之后就侧在一边发生了一次手淫的行为,当时什么也没多想,有些疲惫很快进入了梦乡。

下午睡醒洗漱之后,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上午手淫时没有窗帘又是白天,有没有被住在对面的租户看见,又或者他们当时有没有把这些内容用手机拍下来,越想越害怕,心里面忐忑不安,上班的时候心里面时刻还在牵挂这这件事情,很快到了吃饭的点,终于按捺不住了,利用中途吃饭休息的时间回了趟出租房,又好好的把当时的情况回忆了一遍,实地看了看现场自己的房间和对面的房间相隔多远,有没有被拍的可能,

这么一设想心里面就更没底了,总是放心不下来,一会觉着应该没可能 一会又担心真的拍下来了,拍了视频会不会上传到网上去呀,会不会把照片贴到小区外面呀,会不会来找我勒索钱财呀,有时候还想着去对面房间问问他们有没有拍视频,为此开展了一系列的灾难性联想,饭也吃不香了,觉也睡不安稳,上班也没有心思了,心里面整天都在想着这件事情,期间还通过写纸条抓阄,扔硬币猜反正,去算命来预判一下当时的事情有没有被拍下来,就这么昏昏沉沉的带着担心和焦虑过了几天。

刚好这时候妹妹打电话给我说她要结婚了,要我回老家参加她的婚礼,事情好像看到了一丝转机,想着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回趟老家散散心,记得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自己还跪在地上磕头祈求上天,关于那天的事情没有危险,满怀期待的心情和姨表弟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一路上看到姨表弟吃吃喝喝有说有笑,我却没有一丝心情,整个返程路上我好像就吃了一点点东西,剩下的就是嗜睡,因为睡着了就不会想着那件事了,甚至还希望火车不要停下来一直这样开下去,不然火车停了就醒了,焦虑和担心又回来了,回到老家因办喜事客人多,不时有亲友和自己聊天,注意力得到了分散,心情略有好转但是一闲下来就又回到了那件事上。

妹妹婚礼举办过后第二天我就忍不住的去给爷爷奶奶父亲上坟,祈祷他们的上天之灵能够在冥冥之中助我一臂之力来度过这个难关,之后的几天日子去走了几家亲戚,但是心里面始终对于那件事没有放心下来,假期结束之后很快又踏上了返回苏州的路途,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活。

记得有一次中午吃饭,脑海里因为那件事突然又冒出了一个灾难性的联想,因为害怕,弄得当时自己把快咽下去的饭又给吐了出来,难受极了,我意识到自己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在手机上搜索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联系到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和对方说了一下关于自己目前的一些情况,通过和心理咨询师的沟通,平生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这种问题叫做强迫症,在网上查阅了一下关于强迫症的资料,又知道了自己属于强迫思维的范畴,很快我约定了时间,来到了这家心理咨询机构选择了一个在焦虑 强迫方面有专业特长的老师给我做咨询,第一次咨询老师给了我一个答案很快解开了困扰我近一个月的心结 ,当时老师就说拍到就拍到了,长得和自己像的人太多了,这句话让我瞬间醍醐灌顶,是呀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况且我还是个男生呢,之后的日子我好像再也没有为那件事而担心了。

但是没过多久,一次在网吧上过网之后回到了家,一个强迫性的观念又闯入了我的脑海里,我刚才在网吧上网时有没有手淫,手淫有没有被拍到,这么一想又进入了强迫性思维,于是开始进行回忆当时的情景,刚开始只是觉得,时间一长反反复复的去回忆确认,到后来自己都不确定了,好像还真发生过,一想到在网吧手淫过被拍到了的后果,心理上就会担心焦虑害怕难受,到后来这种情况变成了症状泛化,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会产生强迫性怀疑、担心,灾难性联想越来越多,还好由于我学习了一些关于强迫症的知识和做了一些干预性的心理咨询,庆幸的是没有靠药物治疗,没有强迫性的动作,只是单纯的强迫性的思维。

我也想早点康复起来,于是我又开始找到了心理咨询机构,签订了半年的咨询模式,老师给我选择的是催眠疗法,让我心情尽量放松下来,让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每次都是当时可能好了一段时间,然而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当时记得那个咨询室的主任说过一句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当时也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知道是森田心理疗法,但是没有理解它的含义,也就没有去关注它,只知道大多数强迫症患者是由于不自信和胆小而造成的,症状时好时坏,一旦泛化起来就又开始难受,让我找不到任何的生活乐趣,工作也是在勉强中度过,渐渐的心情开始抑郁,有了轻生的念头,可每次想到自杀但又没这个勇气,每次一想到这些不幸的遭遇就会泪流满面的痛哭 ,感觉每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就是睡觉,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咨询也做完了,但是还是没什么大的效果,生活还是经常被症状打扰着,这个时候又特别不想呆在这个地方想换个工作环境,带着满满的失落感和迷茫感,我辞工离开了苏州回到了老家。

回到老家的第二天我去给父亲上了趟坟,躺在父亲的坟头上我失声痛哭,此时我没有了人生方向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该何去何从,每天还要被症状折磨得死去活来,真想让父亲把我也带走,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哭完之后我又躺在坟头上睡了好几个小时,睡梦中我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这个人世间,好轻松好轻松,可梦一醒一切又回到了现实,还得继续生活下去。

这次回到老家因为没有住处,我只好选择到母亲的组合家庭暂且住下,妹夫帮我找了份木工的学徒工工作,每天上班跟着师傅学习木工技术,下了班就回到家母亲给我做好饭菜,然后看看电视,洗漱一下就睡了,日子过的还算充实,症状也没有那么的打扰自己,这样过了一年半之后,妹夫觉着这样工作下去没什么前途,又给我找了第二份工作跑业务,可能是我的内向型性格原因,同不太熟悉的人相处会有莫名的紧张感和害羞,有时候想表达言语会不好意思,再加上跑业务和采购员会存在一些行贿的行为,让我倍感压力,压力大起来症状就会不间断来袭,记得一次我们开会时我和我们经理讲再这样下去我会跳楼的,所以这份工作最终只维持了半年多。

在家玩了两个月,我又托朋友找了一份木工的工作,这家公司对工人师傅的技术要求比较高,之前我会的技术只是一些简单的基本功,打小动手能力不太强的自己去了这样的环境,再加上我们班组的组长说话又难听,这让自尊心本来就强的我很不适应,这时又给了症状入侵的机会,经常会去对自己工作中已经做好的事情怀疑有没有做好,担心没有做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结果,然后就是围绕这些不好的结果开展一系列灾难性的联想,终究还是待不下去了,在这家公司工作四个月后我再一次辞工了,春节期间我和多年没有见面的姑姑还有大伯通了电话,告诉了我当前的处境,亲人们让我过完春节去他们所在的城市上班。(未完)

注明:案例征得咨询者的书面同意,愿意公开发表,为了保护案例隐私做了专业伦理技术处理。

公司地址:上海徐汇区龙漕路51弄金海大厦1楼   分支机构地址
咨询电话:400-060-8825(免长途费) 手机号码:13816842812 咨询QQ:138168428   35713379
笑脑机构治疗范围:强迫症 社交恐惧症 版权所有:笑脑心理咨询部 皖ICP备16004222号-1

回到顶部
工作时间
AM9.00-12.00
PM14.00-17:00
PM19.00-21.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